健康

健康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 >

九江仁爱医院骗子黑心内幕医生没有一点医德只认钱

时间:2018-12-07 01:37:46  来源:原创  作者:责任编辑

  A.少女意外怀孕慕名来到“仁爱”

 

  萱萱(化名)今年17岁,在南昌读中专。自3月份开始她再没有来过例假,经过检查才知道自己怀孕了。由于害怕被责怪,萱萱不敢将此事告诉父母和学校,于是找到在九江的好朋友小欣商量,两人一合计决定到九江做人流手术(简称人流),“我听小欣说九江的仁爱医院蛮有名的,所以就过来了。”萱萱说。

 

  4月12日,萱萱独自一人赶到九江见小欣,两人修整了一天。13日一早,两人来到位于老马渡附近的仁爱医院(简称仁爱)。挂了号之后,妇科周医生接待了她们。在萱萱表达了自己已经怀孕并想做人流后,周医生让她做了验血、B超、心电图等检查,一共花费216元。结果出来后,萱萱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那就是自己得了宫颈炎,“医生说我白带多又黄,宫颈糜烂,还有囊肿,如果要做人流,必须先把病治好。”萱萱说,医生因此建议她接受治疗,共3个疗程,连续3天进行,第4天再做人流。

 

  当天,萱萱交了一个疗程的费用696.2元,里面包含29.2元的西药费、660元的治疗费和7元的注射费。“做完治疗,医生说在我的阴道内放入了消炎药,要我第二天(4月14日)下午2点前到医院来取出,否则药棉会在体内感染、溃烂,然后再开始治疗。”萱萱说。

 

  就在萱萱接受治疗时,她的男友赶到仁爱医院,并在交了700多元的手术费后,扬长而去。

 

  男友的离去,让萱萱很难过也很着急,因为她和小欣身上的钱不多,带来做人流的钱都是东拼西凑的,如果还要再继续做两天治疗,她们根本负担不起。迫于无奈,两人打电话叫来萱萱的表哥小杰,让他帮着一起凑钱。

 

  回到宾馆后,三人越想越不对劲,“我听过消炎不过是一百多元钱的事,根本没那么贵。”小欣说,仁爱医院的治疗费用如此之高,实在很难理解。在充满疑虑的情况下,他们向记者求助。

 

  B.察觉仁爱收费离谱求助晨报记者

 

  在了解萱萱所处的境况后,晨报记者昨日中午以萱萱表姐的身份随他们到仁爱医院复检。在医生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周医生。当记者询问萱萱的病情怎么样了时?周医生表示萱萱的宫颈烂得挺厉害,做人流之前,妇科要做好,怕以后有后遗症。但当记者问炎症是不是特别严重时?周医生却说不是特别严重,最主要是宫颈糜烂和囊肿。

 

  随后,周医生以取药棉的名义把萱萱叫进里面的房间,出来后她说:“看了一下,情况还好,要接着治,炎症比昨天(4月13日)好点。”同时,她表示这个病不可能一天完全好,要把宫颈里烂的地方弄好,需要治疗仪器和药物,不是单纯的清洗,最主要使用阴道介入的方法。

 

  在说这些话的同时,周医生开始拿出治疗单,边写边让我们去交钱继续治疗,费用仍然是600多元。“三天治疗,第四天人流,然后不要同床,到时候宫颈会光光滑滑的,达到这个治疗效果就行了。治疗之后会形成一个保护膜,但你不能碰它,组织有个长的过程。”周医生说。

 

  当我们提出没有钱,要把已经交了的手术费挪用到治疗费上时,周医生说手术跟治疗是两块的,这一块(手术费)的清单已经打进电脑了,不好挪。但她建议我们凑钱,只要凑到三四百就可以帮我们签字担保,先治疗。

 

  但是,萱萱仍然提出希望立刻中止治疗,也不手术了,退回手术费。听到这,医生极力劝说我们不要延误萱萱的病情,萱萱不要自己害自己,并说“昨天(4月13日)的治疗已经做了,输了液,这个小孩已经没用了。”看我们还在犹豫,周医生再次提出让我们凑出四五百元,不够的她先签个字担保,因为没有这个(退款)程序,所以先欠着。

 

  “不继续治疗,人流做不了,要引产的话,还要开证明,还要住院,而且痛起来不得了,以后还要影响她一辈子。”周医生对我们说,以后萱萱和家人可以拿着病历、单据去找萱萱的男友,到时候这一笔钱他肯定非出不可。

 

  C.无法退回手术费最终换来700元的药品

 

  不放心的萱萱把记者和小欣、小杰叫到外面,她说周医生帮她取药棉的时候没有看到别的工具,只有一个撑开的器具,没感觉到医生的手伸进她体内取药棉,也没有感觉到有东西从体内出来。萱萱说,这更坚定了她不继续治疗的决心。

 

Copyright 201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