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勤

考勤当前位置:主页 > 设置 > 考勤 >

去年高考题“诡异的光”再火,作者称“大家忘

时间:2018-11-09 14:17:45  来源:原创  作者:责任编辑

原标题:去年高考题“诡异的光”再火,作者称“大家忘不了的是青春”

2018年高考首日,微博上突然出现“诡异的光 一周年”热搜,不断有人@巩高峰,说“恭喜鱼叔C位出道一周年快乐”。 巩高峰则在微博里回应,“这是什么鬼话题~鱼叔今天不过气,只生气!正在了解过气作家下岗再就业的蹭热点技巧”,“可能被某个神秘的吃鱼组织给盯上了”。 “大家都太皮了,又玩嗨了。他们忘不了‘诡异的光’和草鱼,其实是忘不了自己青春里的一段经历。”6月8日,巩高峰告诉澎湃新闻(),他觉得这是个温暖的玩笑。 整整一年前,没有经历过高考的青年作家巩高峰因为高考意外走红。2017年高考浙江卷语文阅读理解使用了他多年前写的一篇短文《一种美味》。文章里,一户贫困的家庭用巴掌大的“草鱼”和豆腐熬汤,最后锅里的草鱼蹦到了地上,“眼里闪着一丝诡异的光”。浙江卷的问题是,“小说设置了一个意外的结尾,这样写有什么好处?” 2017年6月7日中午,语文科目刚刚结束,很多考生就找到了巩高峰的微博,留言问他,“那道诡异的光究竟是什么光,表达了什么?” 有人“威胁”他:被你逼疯了的29万浙江考生正提刀来见。还有不少孩子哀叹道:“十年寒窗苦读,败给一条草鱼。”“挨过了早高峰,错过了晚高峰,偏偏遇上了巩高峰。” 巩高峰一夜成名:他运营多年的微博粉丝从不到1万一路涨到了21万,学生们唤他为“鱼叔”“巩叔”。 巩高峰形容自己是 “靠谱的天蝎座懒胖子”,过去一年里都在“忙工作,忙生活”。巩高峰出了几本新书,销量不错。他从《青年文摘》编辑做到了主编助理,常去高校讲座,最受浙江籍学生的欢迎。不少粉丝通过“诡异的光”喜欢上他的文章,总催他出新书。每逢大小考试,他的微博和微信公号便成了“许愿池”。 “在大学的分享其实挺辛苦,比较奔波,要在忙碌的工作里穿插在周末进行。至于反响怎么样,得问同学们。只是很高兴有这种机会跟大家分享我人生里一些关于失败的故事,能让别人少走弯路,哪怕是一小段,我觉得也是好事。”巩高峰说。 事实上,在这次高考前,巩高峰的热度在慢慢降低,微信公号更新得慢了,也有人取关。经常有粉丝在他微博下评论,直言“鱼叔成了过气网红”。“如果我有‘过气’的感觉,那我就真的戏太多了。”巩高峰对澎湃新闻说,自己从来没把自己当网红,更没有大火的感觉,“也就体会不到什么落差”。 “翻了一年,到底还是没能翻过去。”今年高考首日,巩高峰再次上了热搜,对此 ,他说,今年高考前不少高考生给他私信,“表达紧张”,也有大学生来“帮师弟师妹求祝福”。 一名浙江籍大一学生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曾现场听过“鱼叔”的讲座,觉得是“很幽默风趣的人”。“其实去年高考完对‘鱼叔’没啥感觉,只是跟风一样的关注了一下。提起他不会说想起什么高考的可怕,反而觉得是挺有意思的回忆。” 巩高峰 【对话】 微博多了“ 许愿 ”功能 澎湃新闻: “诡异的光”一周年,今天“短暂”地上了“热搜”,心情怎样? 巩高峰:特别意外。因为从心底里觉得2017年的高考阅读理解是个有趣的意外,从来没有过一篇阅读理解文章引起这么大的反响。2018年高考这天,不断有人截图告诉我上热搜了,而且话题是“诡异的光 一周年”,我觉得这是个温暖的玩笑。不断有同学在私信和评论里说“恭喜鱼叔C位出道一周年快乐”,我才知道大家都太皮了,又玩嗨了。他们忘不了“诡异的光”和草鱼,其实是忘不了自己青春里的一段经历,而我不过是恰好因为一篇文章路过他们的青春而已。 澎湃新闻:今年高考前有人在微博或微信跟你沟通吗,有哪些话题? 巩高峰:特别多,主要是高考生在表达紧张,大学生帮师弟师妹求祝福。因为去年的热搜,我的微博多了一个神奇的许愿功能,一到考试前私信就会爆满。我的理解是大家大考前太紧张了,拿我微博当一个宣泄情绪的通道而已,所以尽量回复,鼓励、安慰、打气。(此前录的)祝福视频是一个网站的公益活动,能帮高考生做点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我当然很乐意,包括录视频。只是临时接到邀请,视频录得太糙…… 澎湃新闻:去年因为一道高考题突然“大火”,现在再去回顾,你觉得有哪些原因? 巩高峰:我的理解不单是一道题造成的,而是“高考”两个字。高考的压力真的太大了,虽然我本人没有经历过,但是可以想象,也能通过大家的焦虑感受到。大家这么年轻,就要面临甚至可以改变人生走向的压力,大家太需要一个什么方式来宣泄情绪了。结果正好找到一个阅读理解题文章的作者是活的,他有微博,还开得起玩笑,就这样吧。 从没把自己当“网红” 澎湃新闻:有人开玩笑称你为“过气网红”,自己会有“过气”的感觉吗? 巩高峰:关注我的大多是18到22岁的年轻人,95后到00后都有,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有个我最喜欢的特点,就是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作家、老师、长辈,大家都是平等的。所以,你开得起玩笑,就一起玩,开不起,就拜拜。如果我有“过气”的感觉,那我就真的戏太多了,我从来没把自己当网红,更没有大火的感觉,也就体会不到什么落差。一个写作的中年男人眼里的世界,是很难起波浪线的。 澎湃新闻:为何微信公众号近来更新不多?文章中提到有很多人取关,“取关前还留下疑问、劝诫和威胁”,是怎么回事? 巩高峰:更新不多当然是因为懒。还有点别的原因,就是现在写短的散文、随笔和小说特别少。工(就)作(是)很(太)忙(懒),加上一直想写长一些的小说又没有成段的时间……自媒体的写作是需要规律地更新,不断地追逐热点,很难做到。至于“取关,留下劝诫和威胁”,是开玩笑,只要更新了,大家还是挺开心的。我目前的状态没办法让大家经常这么开心,很抱歉,因为我得想办法先让自己开心一点。 澎湃新闻:在和粉丝的交流、互动过程中,有什么体会? 巩高峰:我不是网红,不靠粉丝数生活,也不会因为粉丝多就开心粉丝少就失落。当然,跟年轻人交流、互动,是开心的,但是也会用掉很多时间。这一年当然还是开心多一点,因为平时没什么机会接触这么年轻的群体,他们给我发最新的表情包,在我跑完步发微博时告诉我“加油鱼叔,你永远是最胖的”,提醒我什么流行语比较潮……在一些碎片时间里,我多了很多温馨的细碎的开心,得谢谢大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过程,关注你或者离开你,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澎湃新闻:去年很多高考生成为你的粉丝,一年过去了,对他们有什么认识? 巩高峰:因为一些大学的邀请,这一年我去了几十所大学,跟全国各地的大学生有机会从网友到面基,我也没想到网友见面竟然没有陌生感。每到一个学校,都会变成浙江的同学老乡会,网友现实里“见光没死+确定眼神”会,是件开心的事情。变化当然会有,高中生和大学生还是很不一样的。在大家成长的过程中我能有机会插一脚,很荣幸。所以,希望大家从我这里得到的正能量多一点,而不光是耍贫嘴。 澎湃新闻:以后有什么规划,觉得自己是否应该摆脱“诡异的光”的影响? 巩高峰:一个懒人,见到规划这个词就头大,我还是喜欢边走边看。我对目前的生活状态也没什么意见,看看书、看看电影、写写东西、上上班,挺好的。至于能否摆脱“诡异的光”……恐怕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一整年了,还以“诡异的光 一周年”上热搜……这根本不是我想的事情。再说贴着这个标签也没什么不好,毕竟《一种美味》一个字一个字都是我自己写的,不偷不抢不抄袭,标签贴身上也没啥,光明正大。 考试是游戏,大家要尽量遵守游戏规则 澎湃新闻:大家最喜欢你哪篇或哪类作品,觉得现在的“00”后能够理解你的作品吗? 巩高峰:从大家提到的书名和小说名来看,《一种美味》,“再见了,青春”三部曲(《一觉睡到小时候》《把世界搞好啊,少年》《十八岁出门吃饭》)和《父亲的黑鱼》被点名的频次都很高。因为这几本是不同类型的书,所以结合着看,正好最能代表我的写作内容和风格。很高兴有那么多人喜欢我的书,写作的价值可能就是得到喜欢和承认吧。相比较而言,大家看不懂《父亲的黑鱼》这本书里的一部分社会题材的小说,因为这本书是纯文学的小说集,大家的年龄、生活履历可能还不够,没关系,以后会懂的。 纯文学的小说集很难有机会出版,出版社也要考虑成本和风险。而《父亲的黑鱼》这本,现在不仅有机会出版,而且卖得还很好,出版社和我都很意外。 澎湃新闻:今年的作文题有看过吗? 巩高峰:最近一周在出差,没太留意。不少同学发了让我写,我一向不太会写命题作文,更别说评价,就不为难自己了。对“教育”我没有发言权——我不仅是门外汉,而且大门口的那道台阶也很长,就不表达看法让大家笑话了。我个人理解,作文就是一道试题,和其他所有试题没有什么区别,完成它,尽可能拿到高分就行了。 澎湃新闻:你有多篇文章被地方或学校的试卷选用,对于标准答案是什么态度? 巩高峰:作为作者,当然希望看到自己文章的人是在试卷之外的环境,以文学阅读的状态来看。毕竟考试也是个游戏,试卷里有很多游戏规则,会限制文字阅读的愉悦感。但是能以被试卷选为阅读理解题的方式被更多人读到,也不是坏事。我收到过很多同学对试卷上我的文章表达喜欢的私信,也挺好,作者的文字和读者怎么相遇,是缘分。 至于标准答案,大部分标准答案跟作者的表达肯定是有出入的,因为出题老师和作者站的角度不一样。建议大家在考试的时候,还是尽量遵守游戏规则,因为你选择了进入这个游戏。当然欢迎大家有机会跳出这个游戏还愿意读我的文字,阅读毕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学习这件事情,也不是只有考试这一个机会来验证,将来有很多地方和机会展现。一个人能多丰富,不是考试分数这一个标准。被考试局限了胸怀和格局,大家就上当了。我是这么理解的。 澎湃新闻:在阅读方面对现在的学生有何建议? 巩高峰:阅读是一个持续的事情,能阅读,喜欢阅读,是个终生受益的行为,大家不自己试试,是没法相信的。无论做什么样的工作,过什么样的生活,阅读量大,站得总会比别人高一点点。 没经历过高考是这辈子最遗憾的事 澎湃新闻:之前接受采访你说没有经历过高考,但现在又和高考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是怎样一种体验?想对正在高考的“00”后们说点什么? 巩高峰:没经历过高考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没有之一。因为高考可能是一个人20岁之前最大的挑战,能过这一关是很牛的,很遗憾我没有经受过这种考验。至于能和高考紧密联系在一起,是意外,一个我很乐意捆绑在一起也愿意蹭它热点的美好意外。这种体验,就像表白女神没有机会,突然有一天发现,竟然在一辆火车上坐着相邻的座位,这美好可以持续多长时间不知道,坐一段算一段,挺好的。 想对正在高考的同学说:真的应该庆幸生活在高考不再是“独木桥”的时代。高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考试,但不是唯一的一次。现在是一个终生学习的时代,考上好大学却浪费时光的人很多,考不上大学却一直在修复、修炼自己的人也很多。你的人生过成什么样子,真的不是一次高考能决定的。高考很大,但对人生来说,也就是刚刚上路吧。 澎湃新闻:你有一个可爱的宝宝,以后也会经历高考。你是如何教育孩子的? 巩高峰:教育孩子这个事情,一直在纠结。现在她还小,刚4岁,我当然希望她开心就好,怎么高兴怎么来。但是我也知道现实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以后不逼着她优秀,长大了她也很可能会怪父母。但还是希望尊重她自己的意愿,因为优秀是个很辛苦的事情,没有内在的主动性,是又难又痛苦的,逼是逼不出来的。

Copyright 201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