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

投诉当前位置:主页 > 设置 > 投诉 >

暗访周口私立医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黑医院

时间:2018-11-08 14:11:25  来源:原创  作者:责任编辑

近日,周口市内发生多起医疗纠纷,大多和私立医院有关,引起多位市民投诉、质疑。对此,东方今报记者对周口市内的多家医院进行了调查,令人震惊的是,随意调查发现多家医院都存在不同的违规违法行为。  □东方今报周口新闻中心  周口协和骨科医院:  开药不给正规发票  共用针管给不同患者配输液药剂  6月4日上午,记者以看颈椎为名走进位于周口市八一路南段火车站对面的协和骨科医院,导医小姐迎上来让记者挂号,并让记者交挂号费5元钱,走进隔壁门诊室内,一位医生正在为一位年轻女士做颈部按摩,记者说明来意后,那位年轻女士说:“你怎么还交挂号费啊,经常来医院的人都不交挂号费。”医生则说:“只有老年人不交挂号费。”那位年轻的女士说:“我从来都没有交过挂号费。”  随即,医生让记者做一个检查,说检查费300元左右。记者说:“我感觉自己应该没有那么严重,麻烦您给我开点膏药贴一下就可以了。”医生为记者开了一盒奇正牌消痛贴膏(5贴装),收费77.63元,却没有给记者开具正规发票。记者随后在网上搜索一下,发现此药正常销售价为50多元。  接着,记者再往楼上走,看到二楼手术室全部是用泡沫保温板打的隔断,并且手术室内外和三、四、五楼病房内外到处都脏兮兮的,记者以为家属请假的名义继续查看,分别在该医院的三楼、四楼、五楼的输液室内看到,各楼层的护士在为患者输液时,全部是共用三五支针管,同时给多位患者调配输液药剂。  周口现代妇科医院:  做大月份引流产不要任何手续  销售自配“三无”胶囊  6月9日上午,记者以检查妇科为名来到位于周口市交通路与长青街交叉口的周口现代妇科医院。该院权威医生王主任热情地为记者接诊,并让记者做B超检查,收费80元,却没有给记者开具正规发票。  记者在等待过程中采访了一位正在做流产的23岁女孩,那女孩问记者:“你也是做流产的吗?”记者说:“我先检查一下,还不知道有没有呢,有就做掉,你是在做流产吗?”女孩回答道:“我今天就是做流产的,妇科丁主任给我做。”记者问道:“你做流产开计生委的介绍信了吗?”女孩说:“没有,什么介绍信,这里什么都不用要,来了直接就可以做。”  很快轮到了记者就医,在和王主任谈话时,记者拿出来一张B超单,说是自己的朋友已经怀孕16周,因为是个女孩儿想做掉。王主任接过B超单子,看了看说:“你这B超单子上的患者当时已经怀孕4个多月了,现在算起来应该有6个多月了,她为啥没有早做流产?”  记者回答道:“当时看不出来是男孩女孩,现在已经确定是个女孩,所以不想要了。我朋友也去过他们当地医院,可是当地医院要什么计生委的证明,开不出来所以才来到咱这个医院。看咱这医院不要手续能给做引产吗?”王主任回答道:“你那个朋友是安徽的吧?安徽那边比较严格,一般医院没有手续都不会给她做,咱们这医院什么手续都不用要,让她直接来找我做就可以了。”  接着,记者说自己乳腺不好,问王主任有什么好的办法治疗?王主任说:“我们医院有种自配的药,这种药非常有特效,其他地方都没有,要不然给你开点吧。”接着又给记者开了三瓶既无中文标志,又无中文批号和中文说明的自制胶囊,并收费240元,也没有给记者开具正规发票。  周口人合医院:  药品收费可讨价还价  内科大夫帮忙做乳腺检查  6月9日下午,记者以看乳腺为名来到周口人合医院三楼乳腺科,看到一家三口在该科室内就医,该科室主治医生胡主任宣称自己的医术很高明,并说医院配制的药物很灵,目前已经通过邮递方式寄往全国各地销售,并再三强调该院自配药物在外边买不到。  胡主任现场为一位女患者开完药后,说道:“570元,你到楼下收费处交钱吧。”患者丈夫翻遍了全身上下,尴尬地说:“只剩下540块钱了,怎么办呀,要不然少开点药吧?”胡主任笑了笑说:“照顾你一下,540块钱就540块钱吧,你还有坐车的钱吗?要不然再给你留点坐车的钱?”患者丈夫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了,我们骑摩托车来的,谢谢你的照顾。”胡主任说:“你在收费处交完钱后到我这屋来拿药就可以了。”  接着轮到记者就医,记者半开玩笑地说:“我今天也没带多少钱,你也照顾我一下吧。你给她便宜了30块钱,也应该给我便宜几十块钱。”  胡主任说:“你先检查一下吧,50块钱。”记者拿出自己的钱包,说:“就别检查了吧,我一共就带了240块钱。反正就是有点隐痛,其他也没啥。朋友们都说你这里看得很好,你直接给我开点药不就得了。”  胡主任说:“还是检查一下吧,50块钱给你免了,照顾你一下。”记者连声道谢,说:“谁给我检查啊?你是男的,我是女的怎么好意思让你检查!”胡主任说:“没事,那我给你叫个女大夫过来检查。”随后上来一位女大夫,为记者做检查。在谈话中,女大夫介绍说自己是内科大夫,检查乳腺纯属为胡主任帮忙。  检查结果出来后,胡主任说记者:“你这现在还不严重,吃点药就可以了。”说着为记者开了4瓶乳癖清胶囊和4袋用白布包裹的药品。记者仔细看了看,发现乳癖清药瓶上既无批准文号,也无注册证号,更没有生产日期,只有“本院专用”四个字,4袋用白布包裹的药品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在一番讨价还价中,胡主任说:“你直接把钱给我吧,不用去收费处了,你这药品和检查费算起来都300多块钱了,就收你240块钱吧,你以后去了郑州需要的时候直接打我电话,我直接给你寄药过去。”  监管部门回应:  一旦查明情况属实  将对相关医院严肃处理  暗访结束后,记者向周口市卫生部门反映所了解到的乱象。  6月26日上午,记者随同周口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来到现代妇科医院,在二楼药房柜台前开药人员一听说检查扭头就迅速跑向了侧门更衣柜,等工作人员追上去检查时,他们以更衣柜中为私人物品不方便为由拒绝了工作人员的细查。  工作人员在现场并没有发现自制胶囊药剂,但是抽查的两种缩宫素注射液,院方没有提供详细的进药清单,现场也没有提供出终止妊娠的资格凭证。  6月26日下午,商水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给记者来电说,他们检查周口人合医院三楼科室时,发现乳腺科和相邻的几个科室已经被卫生局停业整顿。  记者向周口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张队长问询处理结果。张队长说:“卫生部门对这些乱象高度重视,目前正进行前期调查,由各个科室共同进行查处,目前具体结果还没出来,有些还需要补证,领导认为还不够细,一旦查明,该下意见下意见,该处理处理。”

本文地址:

Copyright 201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