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

护理当前位置:主页 > 护理 >

固始县三河尖镇村涉黑支书卖集体土地获千万无人管(转载)

时间:2019-03-05 11:35:55  来源:原创  作者:责任编辑

 中华法治网讯:(永 红)固始县一村支书为了独自霸占集体财产,通过瞒天过海、打压、恐吓、威逼利诱等的手段,把原集体近千亩河滩地加上树木等,一同卖掉,得到巨款后占为己有,村民找该村支书理论,没想到该村支书居然告诉村民,这些钱不会给他们,用来给他们买墓地,谁再敢来“胡搅蛮缠”小心我灭他全家。就这样村民吓得敢怒而不敢言,由于村支书多年来在地方霸道,有的村民还遭其毒打,结果都是不了了之。部分“胆大的”村民在多方求助无果的情况下,借助目前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高压事态,将黑恶村支书的种种违法行为向媒体进行了投诉:希望通过舆论监督将其恶行告白天下,引起相关职能部门的高度重视,铲除黑恶势力和其保护伞,还广大村民一个和谐的生活空间。

  村支书的黑恶发财之路

  几个月前我们就接到当地群众多次举报。2018年10月26日,我们通过群众指引来到安徽、河南三县(既:安徽阜南县、霍邱县和河南的固始县)交界处的固始县三河尖镇建湾村, 建湾村位于固始县三河尖镇最北部,距镇政府10公里,全村320户1400多人,辖6个村民组,耕地3150多亩。该村周边区域大多临近淮河,河沙淮水资源丰富,我们来到建湾村后实地向多名群众进行了情况了解,结果他们反映的事实让人震惊。

  我们来到一个叫大西台子的地方,看见几个村民在田间干活,大家走上前去以问路的方式向他们了解情况,朴实的村民热情做了引荐,当提到村支书名字时,他们立即紧张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再不做声。后来我们感觉蹊跷,为什么提到村支书他们就躲避?最后我们告诉大家,想向你们了解一点关于建湾村的一些情况,请你们不要害怕。后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大姐感觉我们可信,四下望了望普通一声跪倒地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流了下来,我们赶紧把她扶起让他慢慢说。

  这位老大姐哭诉道:“请你们千万要给我保密啊!更不能给我们照相,要是让村书记知道了,我家人轻者滚出固始县,重者就没法活了死路一条。我们建湾村支部书记叫潘志刚,外号小名叫“梁子”,淮河两岸提起“梁子”无人不知,当年不管啥事只要“梁子”出面,比当地派出所管用多了,谁都怕他。他是1993年接他爹的班当上了村支书,由于潘家在建湾村是大户,他家弟兄又多,多年来他想打谁就打谁,打死你你也不敢去告状,镇派出所好像是他家开的一样,告了也没有用,可能你告了他会被他打的更惨。他家在淮河支流非法开了一个大沙场,他家人多势众获得了巨额财产,国家治理滥采滥伐保护环境,沙场都关停了只有他家还能干,后来政府重点打击盗采河沙行为,好多船都被砸了,他家的船任然夜间偷偷在盗采,船上内部人说每晚可以卖沙挣到好几十万元不等。潘支书的儿子常常在外夸口,他有固始县水利局领导、固始县超限超载治理领导办公室淮河办公安局领导给他们家罩着,他可以夜晚随便干不会有事。所以他家财大势大为所欲为,在三河尖镇他只认两个人,乡镇府和派出所的主要领导,一般的小领导他根本不会把他放在眼里。你们再往前面走两公里,就到淮河边了,他把我们全村的集体土地大约近千亩,以分给大家插柳条搞柳编为名,实则他把这些土地全部卖给别人抽沙了,具体是多少钱一亩我就不太清楚了,据听说他在2013至2014年一共卖了一千八百多万元,这么大的一笔钱原本就是集体财产,他却占为己有,村民不愿意,就去政府告状,他知道后找到村民,告诉大家说这钱留着给大伙买墓地,你想想,大家都很健康这不明显咒诅我们早死吗,哪有这样坏良心的村支书?具体情况你们去前面台子上他们潘姓的人知道的更多。”当我们离开这位受过委屈的大姐时,看见她还在哭泣。

  “不怕死”的村民揭露真相

  顺着老大姐的指点,我们来到距离淮河边约一公里的农田边,见到一位年龄大约六七十岁的老人,中午艳阳高照天气很热,老人汗流浃背的在地里干活,我们说明来意,向他了解关于村支书潘志刚卖地的具体位置,没想到这位老人听说是来调查村支书卖地的事。该老人立即情绪激动起来,大声告诉我们:“我也姓潘,我叫潘光敏,今年67岁了,我老伴也67岁了,她眼瞎了在家我在养活她,村支书和我是同辈份,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们,我现在不怕死了,也够死的年纪了,你们来调查他就不怕他报复吗?”

  “为什么要怕他报复啊!不怕他报复。”我们回答他。

  潘光敏:“那我告诉你们,他前几年把我们家靠近淮河这前面几百亩集体的沙滩地全部按一万二千元一亩都卖给别人抽沙了,据说他一共卖了大概有一千八百多万元钱,可是我们全村的村民没有得到一分,就连我们村移民搬迁费他也没有用完,被他私吞。他和他儿子控制的淮河沿岸从三河尖镇至封港乡大约有二十里路范围,就连现在丰港乡大桥潘庄村地界他都欲霸占去。这么多年无论哪家沙场在河道采砂运输他家都要收取好几万不等的保护费,不给钱轻者一顿打,重者别干了。”

  我们问:“你家孩子去哪了,怎么不在家照顾他母亲?”

  潘光敏:“一个孩子在外打工,太穷了,照顾不了我们,我老两口在前面台子上生活,至今我们也没有房子住。”

  “你是低保户吗?评没评上贫困户?”我们问。

  潘光敏:“我们老两口什么都没有,也轮不到我们,关于低保和贫困户都是潘志刚他们亲戚的,你们可以去打听一下,低保户和贫困户究竟让谁得到了。我们村六队一个叫李克英老年人,心脏做了几次手术,生活非常困难,她多次找到有关部门帮助,可是潘志刚就是不给她上报,到现在她还在痛苦中挣扎,由于经常到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得罪了村支书,到目前她也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帮助。帮扶脱贫在我们三河尖建湾村穷人没听过。”

  中午大约十三点前后,我们饥肠辘辘地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怕事”老人带领下,来到村支书潘志刚卖过地的地方,放眼望去,被抽完沙的地方变成了一片片汪洋,还有部分没有抽的地方停放着大量抽沙大船。

  这位老人告诉我们:“这地方横跨几里地都是潘志刚以前让村民插柳条子用的地,柳条子没有了再栽树,最后他把大一点的树都卖了钱他给花了,所有的地也姓潘了,后来全部卖掉归为己有。前些年他家有枪,所有过往船只他都收费,他家人站在船头扛着枪谁不知道啊,谁敢不给钱就威胁谁,吓死人了,现在好了国家管理枪支他们不敢拿出来了吓唬人了。”

  在第五小队的田边上,村民陈某告诉我们:“我们村支书潘志刚他是个大好人啊,他掏钱给我们从镇里到村里修了这么宽的一条一二十里的水泥路,这条路又宽又好,现在村民出行好走多了,从古到今哪有基层领导为老百姓掏钱修路的事,据听说,只要是建湾村的工程活,都是他家掏钱为全村干的,我们这帮农民都很感激他。”据了解,这些村村通道路都是政府按国家政策拨款修的,潘志刚故意迷惑群众,将功劳往自己身上揽,有意把群众对党和政府的感恩之心移嫁到对他个人感恩戴德上,真是用心良苦啊,这给他日后在村里贪污腐败打下来良好的群众基础。

  下午我们乘渡船来到对岸安徽省阜南县,在一小饭店吃饭时顺便打听当地饭店老板,问他们认不认识对岸一个叫“梁子”人,当时一位马姓老板模样人告诉记者:“在河南、安徽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两岸没有不知道他的,此人神通广大,底上通吃,听他自己说前期固始县公安局一位领导孩子金榜题名,他都去上礼了,村支书“梁子”在固始县蓼城大道上开了一家名叫“明皇家宴”的高档会所,坐下“捷豹”高级轿车,固始县水利局等单位领导经常光顾,所以他家天天夜里抽沙平安无事,淮河两岸提起他没有不知道的。他家在三河尖没有人不怕他的,他是村支书他的势力又大,他们建湾村所有的一切都姓潘。”

  离开这个两省三县交界处后,我们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如今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纳入了法制化常态化,全国正掀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并且要做到扫黑除恶不留死角,党中央下这样大的决心惩治腐败与黑恶,在这种高压态势下,可是在这个两省三县交界处的死角上,一个村支书私吞集体财产、随意变卖集体土地、收取河道保护费、强揽政府建设工程、大量盗采河沙牟取暴利、打压举报村民、拥有私家高档会所、坐下配备高级轿车等等,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最偏远的一个贫困村,有这样暴富的村支书,这究竟说明了什么?难道这个盘踞多年黑恶势力的所作所为就为人所不知?弱势村民为什么不敢揭发?他背后的保护伞究竟有多大?

  了解情况结束以后,我们来到三河尖镇街道,找到建湾村支部,想见见潘志刚书记,可是村部大门紧锁不见一个人。第二天,我们通过电话联系潘志刚书记,想向他了解一些关于群众所反映问题是否都是真实的,再想听听潘书记的说法,很遗憾他不接听电话,截止到发稿,潘书记也没有回电话。

  相关链接:《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指出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 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纪检监察机关要将治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一个重点,纳入执纪监督和巡视巡察工作内容。纪检监察机关和政法各机关建立问题线索快速移送反馈机制,对每起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案件及时深挖其背后的腐败问题,防止就案办案、就事论事。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加大督办力度,把打击“保护伞”与侦办涉黑涉恶案件结合起来,做到同步侦办,尤其要抓住涉黑涉恶和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件以及脱贫攻坚领域涉黑涉恶腐败案件重点督办。创业帮(chyebb.com)

Copyright 2016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