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

动态当前位置:主页 > 动态 >

河南省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黑心骗子医生没医德庸医 就是一个小

时间:2018-12-06 22:54:40  来源:原创  作者:责任编辑

尊敬的上级领导及广大网友:

我叫宋黎,男,现年47岁,身份证编号:412930197111017110;我儿子叫宋洋,现年24岁,中专文化,身份证编号:411381199311157113;我们是河南省邓州市刘集镇钱集村人,全家7口均在郑州打工谋生。

今天,我怀着非常悲愤的心情,反映河南省中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庸医无德,手术草率,导致我新婚儿子不幸离世的医疗悲剧,恳请领导关注,体察民情民意,尽快妥善解决,让死者安葬为盼!

2018年1月15日至17日,这三天对于我们全家来说,永远是一个黑色的日子,也是一个可怕的恶梦!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从我儿子走进这家医院之后,儿子就如同走进了地狱,再也不会出来。

事18face.com情经过简述如下:

2018年1月15日,刚结婚一个多月的宋洋因咳嗽不舒服,自己驾车和我一起,来到了河南省中医院第二附属医院就诊。

该院呼吸内科专家诊断后,让我们到肿瘤科。接着,我们来到肿瘤科找到了主任医师王玲玲。王声称床位紧张,又让我们先到普外一科做个活检,待病情确定后再到肿瘤科治疗。于是,宋洋当天中午就在普外一科办理了住院手续。

住院当天,主治医师岳大成要求我们在“淋巴结活检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我们对里面的条款提出疑问,岳大成解释说:"这个手术没啥大风险,就是一个小手术,让你们签字也只是例行程序,放心吧!"

然而,在CT片子报告中,建议我们做穿刺活检,因为有淋巴瘤的可能,且存在有心包积液和胸腔积液,不适合做"淋巴活检术"。我们有点担心,又找岳大成询问,岳还是那句话:“没事,只是一个小手术,而且这样取得切片更直接可靠。”于是,开始进行手术。

1月17日中午13时50分左右,有个医生跑突然出手术室,说宋洋呼吸困难,已处于昏迷状态,需要尽快转入重症监护室……

15时左右,宋洋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

悲剧发生后,院方不是按常理安抚我们,而是粗暴地阻止我们去重症监护室看望遗体,甚至有保安对我们亲属殴打、威胁,态度极其恶劣。

后经找其它医疗专家咨询,我们认为该院存在大量过错。首先,误判手术风险,麻痹大意,不接受CT报告建议,轻信自己所谓的"经验"。其次,对已初步认定的肿瘤患者,在没有抽取心包积液情况下,不适合进行手术,更不适合进行全麻手术。

因为手术可能随时导致其它并发症,引起循环功能衰竭死亡。不仅如此,宋洋的大多临床反应都是内科方面,而岳大成是外科医生,在未经与内科医生会诊商协,缺乏万全之策的情况下,就草率进行手术,结果可想而知!

众所周知,我们就算是不治之症,通过保守治疗,也许还能够活上十年八年,不可能这么快生命就嘎然而止,连句遗言也没来得及留下。

如今,春节将至,外来工们都满载希望纷纷返回故乡,家家户户也都在备置年货,准备喜迎新年!而我们,只能身处异地他乡,寒冬里守着儿子冰冷的遗体,哭干眼泪,仰天长叹,徒唤奈何!

宋洋的母亲和宋洋的爷奶,都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几度昏厥过去,卧床不起;我70多岁的老父亲已住进了惠济区人民医院,正在抢救。我们可谓是老年丧孙、中年丧子、新婚丧夫啊!

河南省中医院领导及相关医生,你们救死扶伤,被誉为"白衣天使",患者家属敬重你们,但你们能不能也为你们自己的草率过失担当一些?能不能换位思考一下,不要硬逼着我们去走漫长的诉讼渠道?

试问,我们这些身处社会最低层的普通百姓,能耗得起、打得起官司吗?

河南省邓州市刘集镇钱集村 宋黎

联系方式:15093100801

Copyright 2016 版权所有